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论坛要闻 | 聂奖风采 | 心潮诗词评论 | 吟坛名家 | 荆楚吟坛动态 | 诗乡建设 | 荆楚校园诗教 | 诗影艺术 | 当代诗词论坛 | 简繁切换
聂奖风采
第二届论坛交流论文——乘着大鹏从天而来神兽般的诗人

苏玉洪

  在这激动诗人的日子里,很高兴,也很荣幸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个诗人的盛宴。在坐的和没有在坐的大诗们!大家好!你们都是我们民族文化的脊梁。脊梁们!让我们做成乘着大鹏的神兽吧!在大鹏上我们一起去遨游诗的国度!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世界诗的国度同样是世界诗人学习的角度。诗的发展史是很漫长的,但又弹指一挥间——在宇宙中,在人类发展史中又如此的短暂。但我们没有必要英雄气短,诗人怎么能自我哀怜呢?我们在思想上要无比独立,因为我们是世界自由和平的代言人——就诗的发展史说是漫长的,漫长得好像一只蜗牛在金字塔上漫步,既有悠闲自得独立的一面,又有足够耐心书写民族史诗的热情和耐心。一个民族拥有民族史诗是人类可喜的。
       自人类有语言文字开始;说话,记事为诗的萌芽撑开了温床,现实中许多平头百姓都是诗人,所以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史诗。如果说普洱茶是可以喝的古董,无疑诗是可以唱的古董,许多诗歌具有考古的价值。这个是不容忽视的,而诗活脱脱的历史场景反映是史书望尘莫及的。大诗们面对既爱又有用的尤物我们应该如何是好?我就以下几个问题和大家分享交流下。有句话说得很好:“求大同,存小异。但我更渴望存大异,各抒己见。大诗们:”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就当我抛砖引玉吧,还请不吝赐教。

  一、我们乘着大鹏从中国古典篇章起程
       大体无论古体诗还是现体诗发展史都蛮复杂的。要理清来龙去脉也非易事。就笼统概括的话:“诗是从思无邪到为破碎的家园而歌,再到诗言的独立。”中国的古典诗起源于歌谣,歌谣听起来很美妙,无论你听得懂或听不懂,就好像母亲的摇篮曲,生物对节奏感有天生的感知,就好像襁褓中婴儿感知母亲的心脏跳动获得的安全感一样。有的婴儿认生或许是节奏感不同的原因。又好像父母听胎音得到的激动一样。既然可以音乐胎教,为何不能够诗的胎教?我们都是诗的胎儿接受诗这母亲的胎教可好?

  谈起中国的诗词,不禁让人想起《诗经》《楚辞》来,《诗经》和《楚辞》对中国后来的诗词散曲发展有深远影响。又是屈指可数奠基的伟大作品,就诗经而言它是无邪的篇章充满了自然美,许多篇章可以做乐谱,诗有音乐的节奏感和流动性这是很多诗固有的,同时也不乏故事和社会场景的反映,许多都是实实在在的。让千年后的我们通过它可以看到那个时期人们的生活,比如“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看上去多美妙的场景啊,让人想不到的是他是中国古代骇人听闻的陪葬诗,用现代的语言说叫哀曲,它是中国古代苦难者和无辜死者的哀曲。这样的诗好像漫画既可以供人欣赏,又可以好像电影一样播放,重现那肉体不可穿越的时代。可见诗经即有人性的歌韵,又兼顾记叙。这个就是诗固有的美学基础,一切伟大的诗人都有音乐家的音符敏感度,又有小说家观察精细度。倘若一个人具有这样的本领,即便在苦难飘渺的宇宙中也可以产生天籁之音。因为这是人对纷繁世界心灵深处真诚的对话。诗具有的意境和节奏感,以及原生态是大鹏起程的“天”这个天就是诗经。

  有了中国诗翱翔的天地,没有大鹏我们如何能够“大鹏飞兮振八裔”."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大鹏是道家逍遥游的一种梦想,这样子的梦想需要浪漫的人才能够拥有,世界固然有许多灾难,苦难,但也不排除心灵的享受,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俗人常想八九,而能够坐上大鹏也想想如意一二的,我们叫他理想者或者梦想家,在这些微乎其微的梦想家里面又有善于凝练语句和词藻的梦想家和理想者,不错!我们就热情叫他们伟大的诗人!好像屈原当之无愧伟大的诗人。为什么了?楚辞《离骚》就具备浪漫色彩,他的作者屈原在流放以后无比悲伤担忧,他独具匠心化悲伤为浪漫,在现实和理想中实现了杰作,除了《诗经》具有的现实主义以外,还增添了浪漫;我们既需要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无望!也需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希望的曙光,既要有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惑,又要有暗花明又一村的兴奋感。既要有众里寻他千百度的艰辛和不放弃,又要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的惊喜。同理,苦难需要浪漫。就好像严肃需要幽默,白天需要黑夜一样,生活不可能死海一样没有波澜。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存在主义甚至超现实主义之间没有冲突。它们完全可以互相交融。屈原就是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制造了浪漫。还用他的杰作《离骚》为楚国灭亡哀凄了丧钟,句句哀伤婉转,如杜宇泣血。无论现实的还是浪漫的都是一种爱,爱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还不赶紧把它捕捉,呵呵!没有爱就没有美妙诗可言,即便有也要大打折扣,小爱是自爱,大爱是爱国,再大就是爱一切生灵,就好像释迦摩尼一样叫慈悲。爱和浪漫是诗人逍遥游的大鹏,还不盯紧她!

  有了这些,我们还需要诗人,什么样的诗人可以担此重任?我们的诗人必须好像神兽一样,唯有神兽般的诗人才能够从容驾起这大鹏,神兽顾名思义,既有兽性又可神通。这兽性就好像人一样,能够在现实中用凡夫俗子的肉体感知人的七情六欲,如此感触人间的素材感知度才真实可靠,才深刻入木。我们经常听到文学家们呼吁回归现实主义文学,换句通俗易懂的话叫非虚构。创作要尊重现实,好像依葫芦画瓢一样,人能够画瓢,神不会,因为神都是变瓢。为什么又要求通神了?因为神站的位置境界高,看到的面和格局大,这样的位置扑捉到的素材面才广,诗人都要避免小家子气。当然不是说诗人都必须这样子,如果能够如此何乐不为。话又说回来了要积极用心灵和肉体去感知,要真情实感,不要故作玄虚,无病瞎呻呻。高境界大深度,真情实感才能有绝唱的诗篇传世。我们是放浪不羁而又思想独立的神兽,神兽有神通又有“兽性”。他能逍遥,敢大悲,够大爱。感知度既深,格局又大。这样伟大的诗人屈指可数,说不定以后我们这里面就有翘楚也未可知。

  二、我们大鹏受到的阻力是什么?

  我们的诗人是用心灵与纷繁的世界对话的,他们在现实面前感触深刻,超乎平人想得多,但他要反映现实就必须和现实产生矛盾,以前我们叫王权。现在我们叫政治。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中国古人对这问题很敏感,想说又不敢说,诗人的味道大变了。无疑古人是聪明的。他们有不同处事的人生观,这就是诗的风格形成的过程。在这样子的环境中诗人的人格很重要。中国文人有隐士,也有入仕。有的采取回避,人是血肉之躯趋吉避凶人之常情,他们形成一小个圈子或者干脆住世外桃源,表面写写田园诗不与王权格格不入,难免也讽刺如陶渊明代表,他们不是消极的回避,他们曾经也拥有过远大的抱负。当然也有想回避的,但是回避不了啊!面对现实他们只有接受,比如曹植用五步诗可以感化禽兽般的哥哥(曹丕)。由此可以看出诗潜移默化的教育和感化力是非常强大的。在历史上文官就是被宰割的鱼。既要被宰割,但偏偏勇敢的“跳跳”这很可悲也很可爱。文官和武官比较弄权的少,面对强权搞搞诗词指桑骂槐或者气节气节奈我何?不一味回避就要受皮肉之苦,比如苏东坡,难怪有人说东坡文章妙天下,其短在骂。骂得且舒服,事后就惨了。说是短,其实难能可贵的。文如其人,铮铮铁骨的诗人太可贵了。好像东坡因为一句诗被贬谪的诗人太多,甚至丢了脑袋的也有。台湾有人提倡政治要为文学服务,我感觉很好,刘再富也说过我们要理解天才,爱护天才,保护天才。诗人追求的无疑是自由的,没有自由何谈诗人。然而从秦始皇焚书坑儒到清文字狱,再到文化大革命十年动荡,不可否认很多时间是文化人的心酸史也是诗人悲催史。无一例外,诗人人格决定了诗风,即便肉体不自由,思想也是自由的。豁出一身剐,要把皇帝拉下马,什么气魄啊!比如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喝麻了还有皇帝和妃子伺候,古往今来有几个呢?比如李后主即便亡国也保持诗人难能可贵的气节,因为他不单是国主更加是诗人。当然也有回避不了但不得不接受的,如杜甫虽然没有写浪漫的诗歌,写的都是现实中民众日常生活。都说艺术就在你身边,就在广大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现实就是艺术。他自己的日子过得真算贫下了“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日子过得真算天下文人第一贫下,已经不能骄傲的说何漏之有了。但他那种精神真是让后人佩服不已。人家可以坦然的说“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现在到了成都杜甫草堂面临真正的高楼大厦,我们想到过这位伟大的诗圣没有?这些都说明诗人的人格是直接影响诗风的主要因素。在中国古代,世界的文学很难对中国文风产生影响,一直很讲究押韵,当然中国诗词也重意境,所以意境韵味决定了中国古诗词有别于其它国家的诗歌,比如曹雪芹的言论就很高。他借第二作者之口说:“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有二四六上错了的,所以天天疑惑。如今你一说,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末事,只要词句新奇为上。"黛玉道:"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高见呀!难怪红楼梦里面的诗也同红楼梦一样永垂不朽。

  还有就是中国古代的文化运动,古代的中国人很奇怪也很有趣,喜欢开倒车,比如光复大汉啊,反清复明啊。这些其实都是为了出师有名打的荒子。而古文化运动也如出一辙,中国几次古文化运动都是围绕复古开始的。唐复古看像只限于文,但我不敢苟同,资料表明唐的诗也在复古,他们复的是乐府诗那种写实纪实事的传统,好像写孔雀东南飞一样。李白说:“将复古道,非我而谁?他写了许多乐府诗或许可以说明诗的美学所在。同时他也用这个反对铅华的风气。宋的诗人很崇拜李白和杜甫,由不得也向这两大师看齐。无疑这样子的复古是对,诗经,离骚,乐府诗的充分肯定。这里唐的复古不得不提的是文章要求讲究古律,用现在通俗易懂的话就是要把文章写得朗朗上口。按现在来说不就是散文诗的形式。区别是思想改革了语言依然是一大障碍。以前古人写文章文言文,现代人写白话文,当真用现代语言翻译许多诗何尝不是优美的现代诗。
        还有就是新文化运动对中国诗的影响也是翻天覆地的。提倡新文学,反对旧文学.中国出现了白话文,也出现了现代诗,好在当时的现代诗人并不盲从,如果诗是月的话,他们只是改变了下月亮风味,保留了古之具有律的新月诗。在变化大些出现朦胧诗派,可以看出来诗人依然没有彻底丢弃古代诗“月亮”的味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换句话就是古代的月亮和现代的月亮一样,月亮的美就好像诗的美学一样从来都如此。只是变其形式没有变其本质,只是现代的诗人摆脱了许多枷锁,因为古代诗词的押韵格律有时间以能拘束和约束诗人的想象力和自由发挥。但也不能勉强写古诗词的诗人一定要写现代诗,只是摆脱了枷锁不知道能不能像秦国的军队所向霹雳。

  再有就是历史问题,我们一再提倡要勇敢正视历史,不要歪曲历史,不要丑化历史,也不需要美化历史。历史始终是历史,要还历史真面目。要有史家(司马迁)求真精神。对真切反映历史的文学作品我们要心存怜惜,这样子才有高水平的作品问世。

  还再有的话,自然是世界诗的大格局对现代诗的影响,比如但丁,普希金,还有许多外国伟大诗人,他们对中国现代诗的影响是巨大的。好像北岛,马加。世界在影响中国,中国也同样影响了世界,文化经济世界全球化,容不得你关门造车。这不是危言耸听,现实就如此。一个鸡蛋的力量不足于毁灭一头野兽,但一个鸡蛋的诱惑力足于让一群野兽争得你死我活,这个比喻或许不恰当,用于诗和人也粗俗。而用褒义来说是影响力,中国的诗和整个世界诗史比较好像天空闪耀的星星,越来越被世界感叹和接受。如果诗是天空自古就不缺乏爱好瞭望星空者,一颗星两颗星无数星就构成了迷人的星空。诗能够由一个时代影响一个时代,从世界的这边影响世界那边,正是诗人不死的精神,再现民族历史文化气息,追求人类纯真追求自我实现的多功能。说不好听些诗人就是一个鸡蛋潜在的正能量是巨大的。 值得让人多提一点的是宝岛台湾那种别有风味的乡愁诗,那些隔海峡的爱国人士那种对大陆的思恋的作品,很有跨时代跨区域诗词的风味;比如于右任的国殇,余光中的乡愁,我们都是读着这些诗人的作品长大的,我也怀旧下,谢谢!                           

  三、现代诗和古代诗斩不断的血缘!
       现代诗和古体诗看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但无意间在美学上有不约而同的感觉,苏东坡的诗受宗教的影响有很浓郁的禅学和哲理的味道,现代朦胧诗派也有哲理,他们都好像怒目金刚,敢于批判,勇于揭露,即使得罪邪恶,也依然善骂。是雷同吗?如果苏东坡活在北岛同期,说不定比北岛还“朦胧”呢!而郭沫若那种现代浪漫诗也和李白诗一脉相承一般,现实主义诗派为主的艾请,藏克家,更加具备杜甫诗的现实味道,而新月派的格律诗,无疑很好继承了中国古诗优秀传统,那些超现实主义,他们突破正常逻辑,不但写内心感觉,还写梦境。属于一些潜意识的东西,值得挖掘。古诗里也有蜘丝马迹可以寻得。虽然现代诗有别于古体诗,但我们多少找得到它们之间斩不断的血缘。就好像人的进化史一样。无论你认为你有多牛,你都不过是万年前尖嘴猴腮猿猴进化过来的,这是不二法门,无论你信还是不信,事实就摆在眼前。                                    

  四、中国现代诗古代诗和世界诗的融合性?
       无论中国的现代诗还是古代诗和世界现代诗所处的境地好像三角恋爱,如果不合理的发展,就好像我们者夫先生说的一样,一匹猥琐的毛驴如愿以偿和一匹威武的烈马结婚了,激动啊!白马王子!可惜对不起,很遗憾!他们的后代的确青出一蓝胜一蓝过。但实际青出一蓝胜一蓝是如此的短暂,他们的结局是走向灭亡的悲剧!我们不想成诗的挽歌者,我们必须有我们独特的诗味,虽然要吸取适合自己发展的外来诗风。但不要盲目跟风,也不要胆怯的不敢瞻仰世界诗坛。有出类拔萃诗学理论引进固然好。这里我暂且不谈诗,在我们故乡有些土著特产,比如花红梨,算盘李,味道好不好暂且不说,现代引种的品种又大又漂亮,可谓楚楚动人,馋得人直流口水。而土著水果已经濒临淘汰灭种的边缘,毫不含糊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无可厚非,也没有什么值得伤感的。但这几年土著的水果价格奇怪的一涨又涨。为什么?这个不单单因为物以稀为贵,人都有怀旧的情结,那些味道独特袖珍中猥琐的水果也扬眉吐气了。死也要吃下家乡不起眼的东西,就好像落叶归根的情节一样。好像《川军团血战到底》连续剧里面情节一样,一个四川战士,牺牲之前抓起家乡花椒吃。花椒有什么好吃的?怀旧也是一种美的享受。以后怀旧情节的人都去了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传统好的东西生好像人的命力一样虽强但又如此的脆弱,它需要我们去珍惜。但我们也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走出去!到国门外学习外国诗人诗人的灵感他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当然哲学也不可以忽视,这样我们才能够融合诗的美学有所突破。
       不可否认外来物种也不一定都是好的,诗也一样。需要翻译者高水平的翻译能力,意境味道不一定把握得好,审美更加不好掌控了。诗人有诗人的灵感,翻译也有翻译的灵感这个很重要。当然也不排出毒草的可能性,值得我们高度警惕,毒草可以拔去,但文化的毒瘤一但感染就好像瘟疫一般,你想摆脱都由不得你,很恐怖的呀大诗们。对外国好的文风我们可以大力提倡和研究,对传统精粹比如;诗经,楚辞,乐府诗,词,散,曲,等等,这些诗具有的美学,也不要视而不见。或许对李钢的《古国春风》我们都要多读几遍才好。

  五、面对日新月异诗的世界大格局,我们应该何去何从?

  从中国诗翁来看,中国培养诗人的土壤是很深厚的,如今人才也济济,但是为什么我们在世界诗坛的地位,比起李白,杜甫在大唐比较,多少有点不尽人意?或许我们还需要努力。或许我们还缺少什么味道。我们不由自问我们何去何从啊?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理由是“他以凝炼、简洁的形象,以全新视角带我们接触现实。”特朗斯特罗姆擅长写短诗,写的速度很慢。平均一年也就写了几首诗。总共才发表了200多首诗。这样少的作品就获诺贝尔文学奖,看是笑谈,也很不可思议。但这也是真的。他完全是少而精的典范,难怪北岛说他每首诗都近乎完美。我特别推崇他的《夜晨》,那只有心灵能够触摸的场景,没有深层灵感触碰没有多读诗得到的灵秀如何得来,他能够赋予没有生命力的场景和空间生命力和情感,又善于用象征手法,含蓄隐蔽得让你很不容易发觉又恰到好处,古人赞扬的话是善!那些巧妙比喻和拟人也高妙。所以古人教育我们要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很有道理,不要老用人的眼光看世界。世界不只是人的世界,灵感存在万事万物之中。大师从来都在虚心向自然学习;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要珍爱大自然,大自然一切都有名字,呼之既出,怪不得人家笔触活灵活现,入木三分。大师的作品不以多产而骄傲,而是以精取胜。这就是中国人喜欢说的慢工出细活。“三天砍个牛打脚。”斟字酌句。就好像杜甫说的那样“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们现在就要有这样子的精神,一个人写好一首有份量的诗就不错,有一篇流芳千古的百字文足让人羡慕了。可是我们还在比多产,很遗憾的啊。多产还是“精产”就摆在我们面前,一个现实问题。一个凝炼、一个简洁就值得我们琢磨一阵子。

  六、诗人共同的宿命!

  我们的诗人一辈一辈走过来,一走就几千年历史,可以说每个诗人都是银河的一颗星星,多得不可胜数。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依然耀眼,有的却越来越暗淡,有的慢慢失去光彩不说,甚至无情的坠落。就好像书架上的书籍一样,年复一年落满尘埃,有的被清出书架,又重被摆上书架,有的永远被淘汰了。但我们不用哀愁,那些真正的经典只有时间和人民眼光能够验证。我们努力作好自己的作品就好,多余的让时光去验证吧。
       大诗们现代诗人不应该只是一个脱了汉服的诗人。我们要学古而不泥古,在祖国诗深厚的土壤里慢慢熏陶,在世界文学大融合的文学风下虚心成长,无论默默无闻也好,响当当也罢,要有所创新还要有所发展,这是诗人应该肩负的历史使命感,也应该是诗人的乐趣!就聊到这里吧,我的朋友们,不胜感激!到我聊天尾声将至,让我们一起有感情的朗读赫尔曼·黑塞的《中国诗翁》共勉吧!

             月光透过白云的空隙,

              把根根竹梢辉映,
              波光粼粼的水面,
              印着古桥的清晰倒影。
            景致幽雅、愉悦人心,
              夜色苍茫,万物一新;
              景如梦,笔传神,
              莫道明月不等人。
            桑树下醉倚着诗翁,
             他把盏挥笔,狂书不羁;
              描绘着醉人的夜色,
             舞动着倩影和月光的蜜意。
            月如银,云似水,
             在诗翁的面前浮动,
             在诗翁的笔下复出。
             这稍纵即逝的诗情画意,
             被赋予了柔情,
             被赋予了灵魂和生命。
            这诗情画意,
             千古流传以致永恒。




首页 | 论坛要闻 | 聂奖风采 | 心潮诗词评论 | 吟坛名家 | 荆楚吟坛动态 | 诗乡建设 | 荆楚校园诗教 | 诗影艺术 | 当代诗词论坛 | 简繁切换

投稿邮箱:whhbsc@163.com      编辑部电话:027 68880733     地址:武汉市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编:430077

Copyright © 2012-2014 whscyl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4003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