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论坛要闻 | 聂奖风采 | 心潮诗词评论 | 吟坛名家 | 荆楚吟坛动态 | 诗乡建设 | 荆楚校园诗教 | 诗影艺术 | 当代诗词论坛 | 简繁切换
聂奖风采
第二届论坛交流论文:狂飙一扫颓唐调 ——《金中博士留日诗词集》的艺术特色

刘泽宇

摘要:金中博士诗词集《与君相爱五千年》《青春现在进行时》《请君贴近我心房》所构成的留日诗词三部曲堪称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诗词。本文通过考察、研究。总结了其诗词艺术特色的五个方面,对于当代诗词的发展极具理论价值。

关键词:留日诗词 现代元素 外来语 散文化 口语化

 

金中博士是近年活跃在国内外诗词界的一位新秀,其诗词集《与君相爱五千年》《青春现在进行时》《请君贴近我心房》所构成的留日诗词三部曲堪称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诗词。考察、研究金中留日诗词的艺术特色,对于当代诗词的发展极具理论价值。兹论述如下:  

首先,字里行间流淌的现代意识。当代人创作诗词之一大弊病,就是拟古倾向突出,甚至极度推崇古色古香的风格。不可否认,有些诗人古学底子好,学植深厚。但其中一些诗词缺乏时代意识,让人感觉不到诗词中所叙述的时代背景。这种情形在金中诗词中是完全看不到的。

  作为一个留学生,金中通晓日文和英文,其思维方式非常具有现代性,常从科学的视角看待问题,他作品中的知识背景也不为中国古典诗词所囿,还“包括有西洋诗、日本短歌、流行歌曲、好莱坞电影和迪斯尼童话”(金中《攀越现代诗词的高峰》)等等现代元素。故此,他的诗词意象是现代的,这在前人作品中是很少见到的。如绝句《地球仪》:“扁舟一叶大洋西,良夜幽逢清梦迷。醒后知君在何处?无聊漫转地球仪”。诗中写作者和一位去了大洋西岸的朋友在梦里忽然相逢的情景,醒后回想。则是——“无聊漫转地球仪”。虽然全诗仅是表达了一种相思之忱,可这“漫转地球仪”是现代人才有的动作,读来倍感亲切。又如《Love Song抒情叙事诗 八》:“秀色田间写意图,春风荡漾物华苏。伊人别后时时想,浑似耕牛爱反刍”。用耕牛这种反刍动物特有的消化过程来比喻对伊人的思念,不光意象新颖,而且也含有某种科学性。

即使歌咏古人的诗词,金中也不忘加入现代化元素,如其七律《致杜甫》一首云:“杜公请与我相随,瞠目当惊时代非。元曲宋词能后继,秦山楚水可横飞。昔曾圣土伤离碎,今已全球喜合围。携手流连因特网,再斟一道热咖啡”。这首诗首联用了散文句法,一下将杜甫拉入今天的时代,最后又运用了“合围”、“因特网”、“热咖啡”这样的新词,读来不禁让人会心一笑。

  这样具有现代元素的诗句在其笔下比比皆是,如:“一解神州贤吏渴,克隆十万朱镕基”(《无题》)、“前世投胎白垩纪,英姿凛凛霸王龙”(《前世》)、“霎那眼前生隧道,此身光速作飞行”(《“星际旅行”》)、“破浪自经洲岛异,乘风亲证地球圆”(《山河》)等等。这些诗句中都含有科学知识的新词汇,对当代人来说无需注释就能明白的。无疑,当传统诗词这种古老的艺术形式和现代化思潮以及当代人的生活接轨,定能赢得更多青年读者的喜爱。

其次,构思奇特、意象新颖。奇特的构思,新颖的意象可以保持诗词生命的鲜活。譬如《春天》一诗的开头:“春天亦在旅行中,光景留连各不同”,首句将新诗的句法运用到格律诗中,不仅语言活泼生动,意象也极新颖,令人过目难忘。而在《乘缆车夜观昆斯顿》一首中,他这样写道:“昆城无处不良图,半附青山半枕湖。入夜华灯齐点放,一盘五彩亮珍珠。”后两句生动活泼,动感十足,而且给人以美的享受。诚然,意象新颖得益于奇特的构思,奇妙的联想。如《梦幻 二》云:“隐隐苍凉赞美诗,教堂尖塔暮钟迟。残霞天际鲜如血,还似耶稣受难时。”这是具有宗教情结的一首小诗,结句以耶稣受难场景喻天际之残霞,别出心裁,在传统诗词中殊为罕见。而且句子意象与全篇内容相称,允为佳作。又如《碧海 三》:“愿永珍存此夜情,同观浩海碧天庭。他年得觅新星座,以汝爱称来命名。”诗作前两句,还是传统意义上的抒情笔触,而后面两句忽然出人意表,想象瑰丽。

  当然,构思奇特,意象新颖,当为所有诗人的共同追求,金中以其对待诗业的专注勤奋,加上个人的资质条件,所以他的作品新意迭出,活力四射也就非常自然了。

第三,外来语入诗。在中国的传统诗词中,很早就有人尝试外来语入诗。钱钟书先生在《七缀集》曾引清咸同时人赵之谦《悲厂居士诗剩•子奇复用前韵成闽中杂感四章见示依次答之》二:‘呼度一吠凡犬训(夷呼犬曰度,入声),物有相畏性所因’,‘度’就是《文明小史》所谓‘外国的道掰[dog]’。”同书又引咸丰初高锡恩《夷闺词》第三首中的句子:“寄语侬家赫士勃(自注:夷妇称夫赫士勃[husband]),明朝新马试骑来”;第八首:“纤指标来手记新,度埋而立及时春(自注:夷人呼娶亲为‘度埋而立’[to marry])”(165页)。不过上文所引,只是单纯的外来词,而在金中诗词中,外语入诗不仅包括如上面所举的外语译音,还有外文原文,乃至外来语汇所涵盖的意象及外国文学作品中的意象,这在以往传统诗词中是不可想象的。

  不过,即便是外语译音,在金中诗词中也不同于前人。他选择的多是有着固定意象的词汇。所谓固定意象的词汇,是指那些起着传达特定涵义的词汇。随着时代的发展,外语已经渗透到大多数国人的生活中,即使不通外文,只要接触过外国文学作品,对于其中的语词中所表达的意象也能会通于心,这是因为其中的某些语汇的立意已经典型化了。如以《美利坚憧憬·TEXAS》为例:

仙人掌下滚原油,南美风情一望收。

地养棉田展无际,天横午日射当头。

酒吧爵士昂心胆,牛仔胸毛刺眼眸。

痛饮狂歌抒野性,当于德克萨斯州。

德克萨斯州(Texas),是美国南方最大的一个州,也是全美第二大州,主产棉花,亦为全美产量第一位的石油产地。地形开阔平坦,自东南部墨西哥湾海岸平原向内陆逐渐升高,依次为大草原和高平原(海拔900米左右),仅西南部有海拔2,000多米的山地。主要河流均向东南流,以格兰德河最大,气候较干燥。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期生活在这里的牧马骑手被称为牛仔,以沉默寡言、技艺超群、狂野奔放为主要性格特征。所以,了解这个洲风土人情的读者,只要看见“德克萨斯”这几个字,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卷边草帽,粗布牛仔衣、皮靴和手枪的牛仔形象。

  像这样运用固定意象的外来词在金中的诗词中也很多,如“安得身乘雪橇马,奔驰旷野俄罗斯”( 《读普希金》)、“温馨丈室娘怀里,静听《斯巴达克斯》”(《童年忆趣》)等等。只要是涉猎过外国文学作品的读者,对其笔下描绘的事物自当有所熟悉。而在今天世界化大格局下,没有人不会不读这些外国作品的,因而,这样的诗词作品是不会让读者产生隔膜的。

  另外,金中在诗词里运用英文原句更是颠覆了传统诗词的写法,也因此引起了很大争议。且看《群山》一首:

安得一骋自由心,登上云峰任啸吟。

振翅翱翔白顶鹫,屏息伫立莽森林。

目中幻视雄浑境,天外隐传神秘音。

   北美群山呼唤我:“come here! Mr. Jin!”

  这首诗结句全用外文,殊出人意表。但是仔细想想,又合情合理,北美群山之呼唤,怎么会用汉语呢?至于它的格律,其实可以根据平仄要求来读也未尝不可。

  又如《致屈原》一首的尾联:“知我沸腾鲜血里?蕴藏有汝D N A”,用了英文字母,在格律上也不应当有问题,因为“‘D’音同‘第’,仄声;‘N’音同‘恩’,平声;‘A’属于新韵中的‘微’韵”(金中《论外来语入诗》)。金中说:“有些外来语本身的汉字构成既已不合平仄,而其所指示的事物却富于诗意。对于其入诗,在平仄上应该可以有所通融。毕竟,外来语的表达是一个连贯的整体,不便改动。”(出处同上)说的很有道理。网络诗词名家嘘堂在《奇变》一文中评论金中这类诗词云:“搀杂洋文入诗,现代白话诗发凡期早有之,记得郭沫若、李金发等都有此类作品。不意今于文言诗得见。诸作皆老健,气脉音声响亮流畅,非俗手妄为,愈为可贵。文言诗新变,此一例也。”(来自嘘堂博客,网址: http://hi.baidu.com/嘘堂1989)

  “当代诗词作者首先在思想上应该承认所有的国家都是地球大家庭的成员,外国同中国一样,也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的文学素材。”(金中《向外国诗寻找灵感》)基于这一认识,金中在外语入诗方面做了大量有益的尝试,而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这是值得肯定的。

    第四,散文化、口语化的句式。 所谓散文化或口语化,大体上就诗的形式而言,金中诗词的散文化倾向,是较多的运用散文句式,其语言相当接近口语,理路清楚平顺,散文之味多而韵文之味少,给人一种读散文的感觉。如“要真毛主席雄志:击浪密西西比河”(《美利坚憧憬》)、“今天才是星期二,与你重逢路正长”(《荷塘 一》)、“历史车轮岂能阻?夜空背后是明天”(《致熊鉴先生》)、“总为民权热血昂,作新时代硬文章”( 《会熊鉴诗》)、“娟娟背影深情望,直到消失人海中”(《Love Song抒情叙事诗 六》)、“抬头默默问苍天,今夜星光多灿烂”(《玉楼春·问天》)这些散文化或口语化的的诗句在全篇中突兀而来,给诗词平添了一种鲜活生猛的味道,颇能别开生面。 另外,为了保证诗的韵味不减,所以他在词语的选择上是比较慎重的,这样尽管运用了口语,可毕竟还是诗的语言。

  其实这种散文化或口语化的风格,古代很多诗词家都曾实践过,李白、杜甫,苏轼、李清照、辛弃疾等大家自不消说,即使是一般诗人也喜欢尝试,如人们不太熟知的南宋江湖派诗人赵汝囗就常把口语化散文化的句式运用到自己的五言律诗中,如“望见人家了,犹须转一坳”(《维舟》)、“村妇抱儿子,笼边教唤鸡”(《信步》)。不过,类似上述这种句式或散文化倾向还只限制在一句之中,即两句之间的意思还是相对独立的。而金中还有更为大胆的做法,即将两句并作一句写,完全等同于散文笔法了。试看其《裸体纤夫词》结句:“昂扬高奏我:生命之礼赞!”不过这种形式还处于尝试阶段,其效果如何当是见仁见智的,然而金中这种积极探索的精神是值得学习的。

  最后,是各体兼擅,刚柔并济。作为一个研磨诗艺一丝不苟的诗人,金中能够不断探索多种诗歌体裁的写法。核计三部诗集中,七绝分量最多,约160多首,其次是七律,100余首,词近50首,还有五绝、五律、古风、歌行都有不同数量的分布。从中也可见作者的偏好。而就造诣来说,当以七律最工,七绝次之,词复次之,这从其创作数量上也可看出。不过,有的诗体虽然数量不多,但却很有分量,如歌行体《长江三峡歌》《东京隅田川焰火歌》及古风《裸体纤夫词》、《砸板取钢农》等,都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此外,在风格上,他又能做到刚柔并济。金中诗词总的风格是阳刚凌厉,热情奔放,或者可用金中自己的“强力意志”一词来概括,因此读来让人感到激情澎湃,热血沸腾。同时也会感到作者骨子里那种青春的张力,真正做到了“青春寰宇耀光芒”,“狂飙一扫颓唐调”。这一是作者性格所致,另一方面,也是他自觉的美学追求。不过,有时为适应题材需要,其风格又有柔和的一面。这类风格的诗词他在各集中是集中编排的,第一部诗集中中篇第二章《苹果香》,第二部诗集下篇第一章《心泉》,第三部诗集下篇第一章《乐园》,大都属于这一类风格。在全书中,犹如一帘飞瀑冲泻千里之后的一湾清泉,犹如疾风暴雨过后的鸟语花香,真令人有“山阴道上行”之感。

  当然,金中诗词中还有一些不尽人意之处,如有些诗奔放有余,内敛不足,个别句子用字不雅,导致全诗在某种程度上变得肤浅直白。还有的因为一味追求“崭新”而打破诗的基本形式。如他的《无题》结句:“追寻瑰丽暴风雨—过后天边那彩虹”,这里运用了散文句法,形式上是全新的,可是将一个长句分割在诗的上下两行,但仅仅表达了一层意思,这是非常浪费的。

  虽然金中三部留日诗词集中还存在些许缺憾,但是毕竟瑕不掩瑜,因为“三部留日诗词集热烈的讴歌青春,展示人生的庄严与喜悦,其将成为现代诗词的先锋标志”(金中《攀越现代诗词的高峰》)。何况金中还很年轻,又具有真正的诗人的执着和热情,若能假以时日,一定会将自己的作品打磨的精致圆润,这是可以预期的,也是我们共同要深深祝愿的!

 

首页 | 论坛要闻 | 聂奖风采 | 心潮诗词评论 | 吟坛名家 | 荆楚吟坛动态 | 诗乡建设 | 荆楚校园诗教 | 诗影艺术 | 当代诗词论坛 | 简繁切换

投稿邮箱:whhbsc@163.com      编辑部电话:027 68880733     地址:武汉市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编:430077

Copyright © 2012-2014 whscyl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4003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