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论坛要闻 | 聂奖风采 | 心潮诗词评论 | 吟坛名家 | 荆楚吟坛动态 | 诗乡建设 | 荆楚校园诗教 | 诗影艺术 | 当代诗词论坛 | 简繁切换
聂奖风采
第二届论坛交流论文——田园诗应姓“田”

刘礼君 

“田园诗”在《辞海》中的解释:“田园诗是歌咏田园生活的诗歌”。这就清楚地界定了“田园诗”的内涵。田,犹土地,土生万物。《易·离》:“百谷草木丽乎土”。百谷的丰硕,草木的繁茂都得力于土壤。田园诗通过描写淳真的田园生活和美丽的田园风光,形成了自然平淡雅俗共赏的艺术风格,历来受到人们的喜爱和广泛的传播。

纵观历代田园诗所吟咏的事物,都没有离开田园,离开土地,离开山水。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陶潜《饮酒》之五)“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陶潜《归田居》之三)“田夫荷锄立,相见语依依”。(唐·王维《渭川田家》)“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宋·陆游《游西山村》)“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宋·翁卷《乡村四月》)“紫蟹黄鸡馋杀侬,醉来头脑任冬烘。农家别有农家语,不在诗书礼乐中。”(明·王世贞《暮秋村居即事》)“野田黄雀自为群,山叟相过话旧闻,夜半饭牛呼妇起,明朝种树是春分。”(清·宋琬《春日田家》)“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近代·高鼎《村居》),等等。

这些诗作有的是诗人对农村生活的真实体验,反映了耕稼的艰难;有的描写优美的田园风光;有的写农民日常活动;有的写田园的闲适生活。从而开拓了诗人的眼界和胸襟;陶冶了诗人的性情;净化了诗人崇尚真挚淳朴的审美理想。这为我们写作新田园诗提供了必要的有价值的参考资料。因此,我以为写作新田园诗应注意以下几点:

一、田园诗应在吟咏田园的农事活动中以蕴藉农家的忧乐。

当今农业生产由于农业机械的发展和使用,大大地减轻了农民过去肩挑背驮的体力劳动,生产率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农民依然是在田园中从事农业生产,春播秋收的自然规律没有变,农村依然可以欣赏到“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毛泽东)的田园美景。

如乐本金《一剪梅·插秧》:(《中华诗词2003年第一期)》

滴翠青秧似画帘,桃欲争妍,李欲争妍。花衫如蝶扑秧田,笑语清甜,歌更清甜。    晚归明霞接暮天。累在田间,乐在心间。农家妹子竞争先,抢个晴天,绣个春天。

这首词写农家插秧争先恐后的热闹场面,是农家姑娘恰似针神的巧手,正在为社会主义农村“绣个春天”的真实写照。同时从“累在田间,乐在心间”也深深地体会到了农民的忧乐。

又如:彭励志《家乡秋日》:(见《新田园诗》23页)

色彩斑斓一望收,深情五谷酿三秋。

高粱燃火云霞靓,玉米流金畎亩幽。

云摄纯醪云欲醉,水邀美盏水浮舟。

银镰闪闪割晨暮,才了南山又北沟。

这是诗人在农村摄取的一幅丰收图。天上的云看见后为之丰收的喜悦而陶醉,渠中的水也为之庆贺而举杯。

二、田园诗应在吟咏田园风光的灵秀中透视山水的韵致。

乡村的山和水,虽然不再是“观山河依然旧景”,而山还是那样的青,水还是那样的绿,草还是那样的碧,花还是那样的美,土地仍然散发着清芬。

如:姜春山《山乡剪影》(见《新田园诗》8页)

蓑笠垂纶钓碧湖,蒹葭缱绻吻香蒲。

风吹稻菽翻金浪,雨洗芰荷滚玉珠。

潋滟波光揉翠柳,氤氲雾气绕苍梧。

牧鞭笛韵飘然弄,三五烟村入画图。

这首诗如果说是一位诗人在赞叹山水田园风光的美景,倒不如说是一位山水画家在如痴如醉地作画。陶渊明的“桃花源”只不过是理想中的美,而《山乡剪影》是现实,实实在在的美。

又如:刘魁山《故乡行》(见《新田园诗》14页)

梦幻山乡处处春,无边稻谷沁芳魂。

清风习习拂红日,碧草茫茫缀白云。

满岭茶红满坡雪,半湖莲藕半湖金。

家家捧出陈年酒,醉倒枝头月一轮。

诗人如武陵人一样,进入了“桃花源”,一幅现代农村的美景,呈现在诗人面前,稻谷飘香,清风红日,碧草白云。傍晚时分农民拿出陈年老酒,喝上几杯以解一天的劳作之乏,可是没想到把枝头的月亮也醉倒,可见这陈年老酒比吴刚的桂花酒更香更醇。“醉倒枝头月一轮”,可谓是全篇中的眼句,其形象是精妙的,其想象新奇的。当傍晚红日西沉,一轮满月从东方升起,挂上树梢,在夕日的余辉返照中,月亮呈橘红色,好像是被农家的陈年老酒醺醉了一样。这是一幅多美妙的田园美景啊!

三、田园诗应以吟咏田园生活来感受其闲适的情致

农村的居住条件发生了很大改观,由茅舍改建成了楼房。但是,燕子还是会按时回来筑巢,房前屋后的杨柳还是那样阿娜多姿,鸟语还是那样清脆婉啭,公鸡报晓的声音还是那样高吭嘹亮,鹅鸭还是在池塘中自由觅食,其自然村落的那份宁静,农家的那份闲适,还是令人神往。

如:郑梅芬《湖村一瞥》(见《新田园诗》9页)

厌市觅桑麻,湖村老友家。

小楼青砚瓦,大院紫藤花。

兰艇犁明镜,蓑翁钓晚霞。

文心沾彩墨,快意孕诗芽。

诗人过厌了闹市的生活,来到湖村友人家寻一份宁静,看到如画的小楼和蓑翁悠闲地垂钓于晚霞之中,其诗兴由然而生。可见诗人对这种田园生活的向往和羡慕。

又如:冯地衡《熙村小往》(见《新田园诗》13页)

借得熙林半壁家,溪头碧草远尘哗。

青田花雨风摇树,旭日楼台雾散桠。

鸣鸟归山声韵脆,高枝攀月影光斜。

东篱小醉心怀暖,来与邻翁话吃茶。

这首诗同上首一样,十分热爱田园生活的悠闲。诗中“高枝攀月影光斜”一句,本来是“月上柳梢头”月光所照映树的阴影斜铺在地面,诗人却说是树“枝”去高“攀”月亮,这种反常合道的笔法,犹见诗味的隽永。

再如:万朝奇《黄河故道人家》(见《新田园诗》8页)

盈岸幽林湮小村,游归问路入紫门。

老牛舐犊鸡呼伴,少妇司厨奶抱孙。

繁茂青藤缠绿户,寂寥红日醉黄昏。

盛情田叟邀同饮,闲话桑麻共一樽。

诗人在“幽林”掩映的村中游罢,来到农家院落,见到老牛舐,金鸡呼伴,少妇正忙于晚炊,奶奶抱着小孙逗弄。这幅闲适的农家美景多么令人神往。好客的田叟留诗人同饮,共话桑麻。竟使我们联想到唐代山水田园派诗人孟浩然“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名句,从而说明田园诗的传统正在发扬光大。

从以上诗歌吟咏的内容看,新田园诗仍然继承了传统,并增添了新的内涵。它们没有离开田园,“田园诗”依然姓“田”,且在语言上更接近农民,也增加了许多新的赋予时代气息的新名词,如:手机、鼠标、婚纱、摩托、桑塔拿、塑料棚等等。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但是,也有些不近人意的“非田园诗”也纳入在田园诗的名下。

一、认为凡是带“农”字的诗都是田园诗。

“工”与“农”,历来是泾渭分明。工与农的称谓,是根据其所从事的职业而定的。你今天种地,就是农民,明天经商就是商人,到工厂、作坊做工就是工人。在我国历史上农业人口与城市人口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把农业人口与城市人绝然分开,是我国解放初期的权宜之计,现在已经取消了这一规定。同时,“农民工”一词是改革开放时才出现的,这些农民工已进城务工三十多年了,早已脱离农业生产,有的在城里有房有车,成家落户了。有的成了承包工程建设的包工头,有的成了商店、饭店、工厂的老板,有的成了工厂的技术骨干等等。有的诗作吟咏他们事业上的成功,人生的变化,他们回乡探亲等等,我以为这类诗作,不应称为“田园诗”。

如有一首《打工妹》诗曰:“春苗插罢会端阳,腼腆幺姑夜返乡。未睹芳姿声已进,新潮服饰带京腔”。从诗中看出幺姑她已离开田园(故乡)多年了,她在城市里从事的何种工种我们不得而知。从其服饰和口音,不难看出幺姑已融入了城市生活。身著“新潮服饰”,说一口“京腔”话语。看来幺姑比贺知章离开家乡的时间还要长,因为贺知章《回乡偶书》说他的“乡音未改”么。如果《打工妹》诗可作为“田园诗”,那么贺知章的《回乡偶书》也应纳为“田园诗”了。

再如《老板娘》诗:“解下围裙上厂房,农村少妇乐中忙。打工妹子呼声急,一叠连声老板娘”。从诗中的“上厂房”一词,我们可以断定不是在从事农业生产。“老板娘”已标明这位“农村少妇”已经不是农民了。像这类诗歌纳为“田园诗”我以为不是恰当的。

还有一些写公路交通建设、水利工程建设的诗作也把它纳入“田园诗歌”的范围。公路建设、水利建设是为农业服务的,它既不是田园生活,更不是农业生产。有一首水调歌头词写引黄工程,读后竟使我想到毛泽东的《水调歌头·游泳(长江)》。如果说“游泳”词是毛泽东在为我国的三峡等水利工程建设绘制兰图,那么“引黄”就是在具体实施。这根本就不是田园诗了。

因此,我以为“田园诗”应回归田园,它始终应该姓“田”。诗人应用心灵去感受泥土的芬芳,五谷的芬芳,山水的灵秀,田园的美韵,农民的质朴。



首页 | 论坛要闻 | 聂奖风采 | 心潮诗词评论 | 吟坛名家 | 荆楚吟坛动态 | 诗乡建设 | 荆楚校园诗教 | 诗影艺术 | 当代诗词论坛 | 简繁切换

投稿邮箱:whhbsc@163.com      编辑部电话:027 68880733     地址:武汉市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编:430077

Copyright © 2012-2014 whscyl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4003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