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论坛要闻 | 聂奖风采 | 心潮诗词评论 | 吟坛名家 | 荆楚吟坛动态 | 诗乡建设 | 荆楚校园诗教 | 诗影艺术 | 当代诗词论坛 | 简繁切换
吟坛名家
陳仁德七律100首

                  陳仁德七律100首
 
                                         呼和浩特街頭夜飲
邊城史跡自堪誇,猶有殘牆半委沙。孤月蒼茫生塞外,一鞭寂寞指天涯。
明妃淚落西江冷,商女歌殘北斗斜。夜市烤羊燈影黯,且憑杯酒說胡笳。


                                        主人邀飲巴音浩日媧酒樓
殘陽渺渺映樓臺,塞上華筵對客開。仙樂鳴金敲玉作,美人起舞捧觴來。
難逢縱目窮千里,能不銷魂醉一回。胡馬度山今已矣,憑窗獨自動吟懷。
 
                                          遊輝騰錫勒草原
陰山北去路途長,綠野漫漫接大荒。蒙女獻茶歌婉轉,胡兒縱馬氣飛揚。
朔風入帳天將暮,篝火淩空夜未央。最是琴聲催舞起,敖包一曲久低昂。 
                                             塵  海
塵海奔波漸白頭,天教詞客老渝州。日星每伴來回路,風雨長催上下樓。
攬鏡易生遲暮感,著書難為稻粱謀。惟思知己頻相見,秀句同吟可解愁。
 
 
家父仙逝,嗚呼痛哉,歌以哭之
寒風淒切冷門楹,霜氣沉沉萬感並。到死別時惟有淚,最悲傷處已無聲。
忍看轉瞬人天隔,願乞來生父子情。五十年間多少事,不堪腸斷到三更。
 
端 午
  一曲懷沙竟不還,汨羅江上水漫漫。党人偷樂堪亡國,君子修能合罷官。
將往四荒求佚女,總為九畹惜滋蘭。荒唐卻在千秋後,端節東遷改姓韓。
枕上得句
不盡煙雲放眼看,回黃轉綠總無端。侯門絕似函關險,世路勝於蜀道難。
悵日月隨流水逝,惟詩酒共寸心安,萬家燈火過長夜,幾處笙歌幾夢寒。
晨起得句
小樓高臥自心安,不拜財神不拜官。古誼常如陳酒品,好書須作美人看。
未酬夙願情難了,已過中年意漸闌。世事紛紜誰管得,隔窗塵土正漫漫。             
 
黃昏得句
高樓相望若荒村,咫尺天涯各閉門。近日幾家歎失盜,有時一夜數驚魂。
螢屏自奏和諧曲,陋巷誰憐血淚痕。如此世風看已慣,小窗獨立又黃昏。
 
奉春君詩集面世,邀諸君飲嘉陵江漁舟上,至夜始散,即席賦此為贈
春草萋萋又一年,嘉陵江上水生煙。山光送月來艙外,橋影隨波到眼前。
吟罷且邀漁父唱,酒酣便倚石梁眠。霓虹隔岸如星海,無限風情不夜天。                     
感秋二首
白露蒹葭易斷魂,光陰黯黯去無痕。也曾慷慨詩千首,到底輕狂酒一尊。
攬鏡驚看鬚髮白,觀花漸覺眼眸昏。情仇恩怨都忘卻,滿地秋風獨倚門。
       
誰為望帝賦招魂,再拜啼鵑血有痕。已慣優伶鳴瓦釜,懶隨權貴共金尊。
滿天風雨秋光黯,一片霓虹夜色昏。聞道新區花似錦,可憐多半屬豪門。
                                  
丁亥九日霍山登高用小杜九日齊山登高韻
登高惟見白雲飛,節近清秋玉露微。連夜雨催山菊放,半空風送雁賓歸。
長煙大野生虛象,古道平林入夕暉。為愛霜楓顏色好,故教紅葉拂緇衣。
 
前韻
霍山遙望白雲飛,此際登臨日色微。滿地西風和我老,長空北雁共誰歸。
美人香草終陳跡,霸主英雄付落暉。獨向危崖探勝去,楓林玉露濕人衣。
 
觀黃河壺口瀑布仍用小杜韻
蒼崖斷處怒濤飛,濁影騰空霧氣微。天造奇景疑是幻,身臨險境竟忘歸。
一番風雨成秋色,萬古雷霆共夕暉。滾滾驚湍奔眼底,亂濺黃漬上征衣。
 
題中鎮詩莊仍用小杜韻
登高長嘯壯思飛,無盡群山入望微。萬丈光芒依舊在,九州生氣盡來歸。
平分古寺三秋景,占卻名城一段暉。共對黃花吟唱久,要將雲錦織天衣。
 
同諸公登慈恩寺塔,仍用小杜韻
詩思欲共朵雲飛,絕頂登臨大氣微。寒雁遠隨天日渺,悲風似喚國魂歸。
霓裳舞散如流水,帝主宮傾付落暉。李杜文章猶在壁,墨香縷縷襲秋衣。
                
 
 
壽啟宇兄花甲之慶
堂堂自是出群雄,獨立蒼茫唱大風。不盡波瀾生筆底,無窮宇宙在胸中。
壯圖未已頭顱白,噩夢曾經劫火紅。蜀水巴山君共我,照人肝膽總相同。
 
暮春登劍門關用溫飛卿韻與諸君同賦
雄關古道對斜輝,劍閣雲深樹色微。信有放翁豪氣在,欲呼太白醉魂歸。
高吟幾處悲風起,痛飲千樽壯思飛。難得今生同此樂,登樓一笑共忘機。
 
 
 
廣元皇澤寺
利州曾是帝王居,金鳳高飛入太虛。扭轉乾坤登位後,深藏謀略入宮初。
春秋或可論功罪,碑碣終難記毀譽。皇澤寺前煙渺渺,殘陽猶自照鄉閭。
 
與成都自貢諸詩友茗飲重慶敘舊茶樓,樓即陪都空軍俱樂部舊址,憑窗俯看當日珊瑚壩機場,已荒草叢生矣,啟宇兄詩先成,謹賡原韻
陪都事往逐波流,江畔空餘舊閣樓。春夢金陵成痛史,夕陽字水動新愁。
偶分險韻歌三疊,且對高朋醉一甌。說與路人渾不識,當時冠蓋滿渝州。
 
秋夜吟
老來漸與世無爭,一片詩心見性情。留得琴書隨夢在,綴成章句讓人評。
可能隔代論功罪,應許他年定濁清。又是空山新雨後,桂香月影入簾輕。
 
 
赴廣東詩詞學會二十周年慶典街頭得句
踏過珠江第幾橋,叢樓迤邐倚天高。九重城闕生雲氣,一派波瀾接海潮。
盛世笙歌能醉客,名城財富久稱豪。嶺南自是風華異,秋盡炎光尚未消。
 
 
應邀赴自貢仙市鎮紀念宋育仁誕辰150周年學術會即席有作
歲暮霜風落日曛,釜溪碧水映彤雲。槳聲船影隨波遠,樹色山光隔岸分。
想像當年干氣象,從來此地蔚人文。宋公遺址今猶在,指點樓頭說舊聞。
 
 
春日題忠縣白公祠                               
沾天雲樹鬱蒼蒼,廟貌巍峨俯大江。山月常懷賢刺史,柳蔭新綠舊祠堂。
於今佳話成千古,當日高吟動八荒。想像詩魂虛幻裏,殘紅一抹黯斜陽。
 
 
成都逢川大同學
一自揚鑣久別離,故人乍見喜難支。春回天府花如火,節近清明雨若絲。
錦水風波縈舊夢,汶川歌哭入新詩。驚心二十年間事,惟有肝腸似昔時。
 
清明訪都江堰災區
風吹玉壘白雲低,斷壁殘牆近古堤。災後山形多破碎,春來草色太淒迷。
血光滿眼何堪憶,噩夢驚心未忍提。正是清明營奠日,茫茫蜀道杜鵑啼。
 
和啟宇兄搬家原韻
俗物茫茫總不如,結廬只擇杜陵居。廟堂未必容君子,巷陌曾經住寄奴。
小試鋒芒光凜冽,高論宇宙感虛無。壯心哪管頭顱白,錦水當窗好讀書。
 
滄州紀曉嵐墓上作
滄州猶有紀園存,一代文宗百代尊。此際斜陽迷草樹,當時大筆動乾坤。
老槐寂寞殘碑冷,荒塚蒼涼薄酒溫。儕輩遠來千里外,瓣香同拜為招魂。
 
與諸子登峨眉金頂宣告持社成立
蕭蕭寒意似嚴冬,磴道穿過霧幾重。日照高崖生紫氣,夜來積雪滿青松。
俯看華夏三千里,橫絕峨眉第一峰。此際蒼茫沉百感,攬將雲海蕩心胸。
 
陸游逝世八百周年應邀赴崇州參加海內外詩人共祭大典敬同放翁夏日湖上原韻
今夕何年總是愁,海湖漂泊等浮鷗。寶刀遙指三千里,神韻長傳八百秋。
憂國壯懷終不改,彌天豪氣死難收。炎黃此日非疇昔,魂魄歸來認九州。




                       再和放翁韻
杯酒何曾可解愁,救時無計且盟鷗。滿川風雨天將暮,一片蕭森氣轉秋。
日月匆忙催客老,河山破碎待誰收。提刀獨立城樓上,北望中原五十州。
 
三疊放翁韻
矮紙斜行漫寫愁,倚欄鎮日伴閑鷗。一離南鄭長縈夢,獨上東湖易感秋。
鐵馬冰河惟自勵,殘山剩水問誰收。可憐歌舞錢塘夜,已把杭州作汴州。
 
冬至前二日為余結束知青生涯轉赴拔山謀生三十八周年,老父淩晨
相送情景猶歷歷在目,而吾已老境相逼也,夜半倚枕賦此
猶記霜寒歲暮天,沉沉曉月樹籠煙。恰逢少壯偏多難,拜別庭闈絕可憐。
往世今生都是幻,每年此夜不能眠。驚看白髮催人老,一觸前塵一惘然。
 
柳州尋亡兄墓不得
柳江依舊水漫漫,四十年來淚已乾。南國孤魂家太遠,西州重過夢都殘。
暗消胸內悲傷易,欲祭天涯骨肉難。墓址茫然無覓處,可憐徒自嘔心肝。
 亡兄偉德1965年溺於柳江,1974年余到柳州掃墓,有詩哭之:“柳州城外草漫漫,獨步荒崗淚不乾。白日斜穿松葉冷,黃沙半掩石碑殘。天涯漂泊遊魂苦,人事炎涼行路難。忍對孤墳揮手去,茫茫此際裂心肝。”2011年冬重到,蒙蔚冰兄與偉德兄生前同事馬萬戎導尋墓地,則墓已無存矣,痛何如之,因追酬前韻。仁德於柳州旅次
 
遣懷(十首選三)
我行我素我心寬,窮骨猶能耐歲寒。朔氣連宵催雨雪,孤光照影倚欄干。
芳樽對月聊成醉,長鋏無車不再彈。后土皇天風景好,新亭誰共望河山。
 
不拜財神不拜官,飄然來去一兒男。性情豈為榮華改,文字宜將道義擔。
身許清貧終未悔,志存高遠久彌甘。古賢遺範堪追慕,風雨孤村老學庵。
 
人間彈指變炎涼,早認他鄉作故鄉。生性疏狂常醉酒,行為傲慢懶燒香。
曾經滄海心如鐵,未到昆侖鬢已霜。雨打風吹天不老,名山事業待商量。
 
登天柱山
奇景端宜五嶽儔,南天一柱自千秋。波光咫尺分吳楚,雲影須臾各去留。
霧鎖蒼崖松徑仄,風生玄洞石門幽。遙聞碧落飄仙樂,猶有高峰在上頭。
 
武夷山晨起即興
武夷勝境暫勾留,綠樹鮮花繞小樓。一夜雨聲餘露氣,十分春色動吟謳。
名山千載仍青翠,遊子今年已白頭。忽有朵雲來檻外,拂之不去祗悠悠。
 
記夢
江波嶺樹夜生光,借枕南柯興味長。孤月蒼涼看隱約,萬花翔舞轉迷茫。
依稀彼岸雲千疊,仿佛伊人水一方。忽憶麻姑當日語,眼前彈指變滄桑。
 
遊酉陽桃花源
陌上平疇接美池,桃源舊景想當時。雲封深洞衣冠古,花落清溪歲月遲。
秦火紛騰惟自避,漢家隔絕問誰知?漁郎應悔還家早,故地重來盡可疑。
                    
友人約為“靜聽窗外雨沙沙”續成一律
靜聽窗外雨沙沙,自詠新詩自品茶。往事幾回來夢裏,故人多半在天涯。
上林當日曾聯句,北國何時約看花。猶有溫馨生陋室,小孫繞膝唱咿呀。
 
酉陽桃花源懷古
欲從此地問迷津,遠路蒼茫認不真。朝暮溪聲疑是幻,飄零花影已成塵。
孰期玉璽終歸漢,未必桃源可避秦。古洞依稀遺跡在,至今猶說捕魚人。
 
洪澤望湖樓夜宴
是誰夾道種垂楊,百里長堤接大荒。逐浪舟飄天盡處,采菱人在水中央。
紅蓮搖落增秋氣,白鷺歸飛近夕陽,酒罷憑欄風乍起,望湖樓上夜涼涼。
 
赴會江津偶然得句
老去憂思與日增,望中依舊霧層層。人情競習攀龍術,世事真成走馬燈。
故國風光勞夢想,前賢衣缽待傳承。幾番縮手將停筆,長嘯低回竟不能。
 
中秋返里老友曾先龍兄招飲是夜無月
峽江淡蕩靜無煙,楊柳長堤泊畫船。白露為霜殘雨後,青燈把酒晚風前。
故人慷慨談當世,老宅荒涼認昔年。扶醉憑高天黯黯,中秋不見月華圓。
 
中秋返裡又一首
櫛比高樓對夕煙,平湖新漲近街沿。舊城廢址秋風裏,野渡孤舟落日邊。
豈有救星能濟世,寧無志士可回天。憑欄長嘯波濤動,一片江山到眼前。
 
與老友向興忠張鐵輝熊安琪等茗飲忠州江濱
老井殘垣草木稀,故園面目已全非。萬山夕照連天遠,滿地秋風伴我歸。
樓上醉歌雲氣渺,江濱茗坐篆煙微。兒時舊景憑誰問,惟有沙鷗掠水飛。
 
重陽前一日宿太嶽山七裡峪,
重陽秋景正迷人,太嶽登臨不必春。黃葉老時飄有色,白雲生處淨無塵。
崇山遮目高千仞,斜月當空見半輪。還向院中同把酒,莫教辜負此良辰。
 
重陽登太嶽山,是日山上已見積雪
連宵細雨菊花開,此日登臨太嶽來。秋氣漫天風瑟瑟,寒光射眼雪皚皚。
霧迷深樹疑無路,雲繞高崖忽有台。欲折一枝終不忍,攜還或恐近塵埃。
 
除夜侍母住院
橫禍無端到眼前,老親跌撲只堪憐。懸瓶終日如垂淚,煮藥隨風欲化煙。
衰矣浮華餘斷夢,茫然迷霧入新年。病房枯坐聞歌舞,卻是迎春頌聖篇。
 
送春二首
落花流水總淒淒,又被東風誤好期。閉戶厭聞連夜雨,登樓強賦送春詩。
傷心每在無人處,放膽惟須有酒時。一點晴光天地外,遙知原上草離離。
 
又見殘紅滿小園,匆匆春色去無痕。風過有雨侵庭樹,夜盡無人共酒樽。
為待詩成難入夢,怕聽花落不開門。也知歲歲皆如此,叵奈情多易斷魂。
                          
                 行至南京改走宣城,遂不赴揚州,用前韻
金陵咫尺是揚州,只許詩人夢裏遊。可惜隔窗空望月,未曾停棹已回舟。
波連綠野春將盡,風送黃昏雨半收。便逐鈿車南下也,宣城去上謝公樓。
 
涇縣桃花潭
桃花潭水自清清,古渡風斜小棹橫。猶有村頭沽酒客,已無岸上踏歌聲。
鏗鏘神韻隨波遠,縹緲仙蹤共月明。青弋至今流不斷,滔滔東去盡深情。
 
                          當塗李白墓
春來墓道柳依依,宿雨初晴日色微。遙想舉杯仙氣動,絕憐落筆壯思飛。
驚天動地文猶在,煮海揚塵事已非。應憶匡山風物好,輕舟一去竟難歸。
 
戰前兄邀諸子載酒登金陵鳳凰台賞月淩晨二鐘始返約用太白韻同賦
中夜真成秉燭游,月光浸水水東流。高臺臨岸開新景,廣廈摩空壓古丘。
六代豪華憐故國,一杯酣暢醉瀛洲。清輝萬里渾如夢,照見吳山點點愁。
 
癸巳晦日向喜英兄邀飲通遠門餞春得句
通遠門前景色新,登臨欣值此良辰。東風來去都無跡,北國陰晴認未真。
簾外高樓遮綠野,城頭微雨濕紅塵。舉杯休放光陰過,猶有依依一日春。
 
拜謁雁蕩山白雲庵空影法師一見如故傾談良久獲教頗多賦此以贈
危峰千仭上摩天,一入名山不計年。翠影隨風來眼底,白雲盡日在窗前。
林深久絕塵凡想,輪轉終成佛國緣。聽罷晨鐘聽暮鼓,回頭桑海已如煙。
 
青城山遇雨
仙蹤自是遠塵埃,幽徑千年黯綠苔。偶爾霧消雲散去,忽然風冷雨飛來。
年深憶舊常縈夢,老去憑高易感懷。福地洞天遺跡在,空留玄妙任人猜。
 
出京車上作
客中步履總匆忙,揮手依依別帝鄉。醉後狂言醒便悔,來時得句去都忘。
平生寵辱隨風散,故國興衰引夢長。大野掠窗看不盡,飆輪掣電過廊坊。
(京中詩友宴請,余痛飲狂言多有不當)
 
登巫山文峰
巫山峽口大江邊,峰嶺崢嶸上接天。正看危崖生紫氣,已隨荒徑入蒼煙。
忽然急雨來林下,竟爾飛雲到眼前。襟袖飄飄渾欲醉,淩空一笑踏層巔。
 
游焦山與諸友同和壁上前清顧貞觀詩原韻
孤峰落日大江邊,獨立蒼崖思悄然。樹色遙連芳草地,鐘聲半入碧雲天。
且憑殘缺碑銘事,想像風流魏晉年。暮靄沉沉零露冷,渡頭隔水喚歸船。
 
夜半不寐胡思亂想枕上得句
也無盈利也無虧,不必歡歌不必悲。虛幻人間惟暫住,浩茫宇宙那能窺。
時光荏苒今成昨,生命輪回我是誰。萬事思量無一用,悠悠天地欲何為。
 
冬夜懷人
孤懷耿耿有誰知,鏡裏新添幾縷絲。四野蕭疏人寂寂,一燈悵惘夜遲遲。
思君多在深宵後,得句偏宜半醒時。節候倏然成歲暮,隔窗風冷月西移。
 
有寄
春回日日枕書眠,身在嘉陵綠水邊。望月那堪千里外,識君已是十年前。
欲憑子夜歌中意,來續三生石上緣。把酒長吟思庾信,待驅雲氣入新篇。
 
有感
渝州流寓亦前緣,攜得琴書共一肩。歸去故園疑隔世,醒來春夢已成煙。
寒門冷落無人過,舊稿參差未暇編。因向望江樓上坐,卻憑杯酒憶當年。
 
 
自太原飛重慶機上作
長空來去只尋常,無盡雲濤大氣茫。自是淩虛能駕馭,何曾化羽始翱翔。
八千里探鴻蒙外,一瞬間過日月旁。絕妙風光奔眼底,九重天上漫憑窗。
 
萬盛梨花節三首
芳林直欲到天涯,山北山南萬樹花。淑氣動時香縹緲,微風過處影橫斜。
玲瓏枝上疑飛雪,隱約溪邊漫掩紗。興會莫辭丘嶺遠,春光多半在農家。
 
瑩然如雪壓枝低,一派春光眼欲迷。花氣空濛山遠近,鳥聲婉轉路東西。
仙風常引香車過,勝景惟期妙手題。待到雁回秋色好,還來樹下採新梨。
 
春樹無邊似海洋,看花人在海中央。美名已共婁山在,流韻遙連字水長。
只怕夜來隨雨墜,不妨客至為詩狂。林間氣息芬芳甚,歸去衣襟有暗香。
暮春二首
霓虹閃爍滿江城,燈市人叢我獨行。月映落花春漸盡,風吹新柳雨初晴。
老來恩怨歸無奈,年久悲歡記不清。終是塵心拋未得,把杯依舊意難平。
 
芳草萋萋看已遲,每因疏懶誤佳期。風清誰共邀明月,頭白何堪近碧池。
不寐常過中夜後,憑欄又是暮春時。落紅千點天涯外,寂寞空庭自詠詩。
 
雨中登雁蕩山合掌蜂
陰晴無奈只隨緣,海上風來即變天。古洞回看雲化霧,群峰乍覺雨如煙。
開心一刻描難盡,過眼千姿記不全。磴道重重霄漢裏,危崖懸瀑水濺濺。
 
告別雁蕩山
亦真亦幻盡奇觀,四上靈山意未闌。 翠嶺千重車外過,白雲萬朵雨中看。
每臨勝境生情易,欲寫仙姿下筆難。又向天南揮手去,一回翹首一憑欄。
 
連日拜讀戰前兄《山程水驛詩草》
詩思常如箭在弦,把杯長嘯望青天。漫將混沌乾坤事,寫就蒼涼劍膽篇。
興起蕩胸生俠氣,狂來滿紙走荒煙。識君已是中年後,始信茫茫殆有緣。
 
寄友人
等閒身世若萍漂,賴有知音慰寂寥。留一段情傳永遠,隔千重嶺感迢遙。
莫教夢寐成心結,那管風霜浸鬢毛。南北共看天上月,銀輝澈照過中宵。
 
萍蹤
萍蹤直欲遍神州,但得偷閒便遠遊。太白狂吟何浪漫,小紅低唱足風流。
興來身似難羈馬,行去心如不系舟。賦得海湖詩幾卷,自歌胸臆自悠悠。
 
攬鏡
攬鏡休歎滿鬢霜,如斯逝水只尋常。中秋已過重陽近,零露初生午夜涼。
趁好情懷敲字句,喜佳弟子列門牆。擬登西嶺看楓葉,中有丹心一瓣香。
 
寄啟宇兄成都
詩興來時信手揮,須臾紙上彩雲飛。一蓑煙雨東坡老,滿地江湖杜甫歸。
草莽封蛇無不毒,官倉碩鼠盡都肥。且藏書簡名山上,留待他年證是非。
 
九一八事變八十三周年感賦
炮火橫飛夜半驚,柳條湖畔動刀兵。將軍猶伴佳人舞,倭寇先攻大漢營。
重築長城皆血肉,欲收率土盡犧牲。斷腸最是流亡曲,唱到家鄉淚已傾。
 
自吟
自吟新曲自心寬,那管茫茫蜀道難。身寄浮萍終是客,天生傲骨不宜官。
常登高閣看雲起,每對孤燈到夜闌。最是年來無奈甚,聽人攘臂說邯鄲。
                                 
自勉
何曾阮籍哭途窮,頭白依然氣若虹。座上放言驚主客,醉中狂舞學孩童。
幾番風雨秋容淡,一片江山夕照紅。守得清貧吾足矣,此心長與少時同。
 
赴杭州首屆傳統詩歌節與諸子同遊西溪
露浸蒹葭霧滿灘,蜿蜒溪水靜無瀾。佳人只合深秋到,美景端宜薄醉看。
縱似蘆花雙鬢白,未輸楓葉寸心丹。他年重寫儒林史,記取錢塘此日歡。
 
龔鵬程先生邀飲潮州夜市用翼奇兄韻即請郢政
早聞清譽滿神州,儒雅風流未有儔。問姓乍驚雷貫耳,銜杯最喜月當頭。
當年隔海悲秦火,此日扶輪踵孔丘。韓水夜深燈火燦,街頭圍坐話前修。
 
 
南海汛洲島泛舟和前明顧亭林先生《海上》四首原韻
蓬島終朝雪浪侵,飄然拂袖此登臨。九天渺渺風聲遠,四面茫茫海水深。
聞道蟾宮多墨吏,竟傳瓦釜比黃金。爭如此地漁村好,白鷺翩躚慰客心。
 
聲聲鳴叫似含哀,掠水沙鷗繞石台。紅日沉浮隨影動,藍波洶湧禦風來。
真能縱目窮千里,難得開心樂一回。美景當前吟不得,低頭深愧乏詩才。
 
閃爍銀灘浪卷沙,椰林深處是漁家。風吹淑氣來衣底,人伴晴光坐海涯。
濁酒三杯傷故國,夕陽一抹黯浮槎。悠哉此際銷魂甚,歸去潮生槳影斜。
 
望裡雲霞接海城,無端思緒共潮生。如何見利都忘義,叵耐成名便絕情。
狐鼠長年侵社稷,霧霾終日暗神京。但聞歌舞昇平好,記否亡秦舊姓嬴。
 
 
遣懷再和顧亭林先生原韻四首
風挾霜來朔氣侵,江山蕭索此登臨。巫峰迤邐連天遠,蜀道艱難入霧深。
和氏淚曾傷玉璧,昭王台願置黃金。時光晝夜隨波去,剩有書生未死心。
 
陋巷窮居豈自哀,何曾低首拜高臺。幸無雅興投名去,偶有良朋載酒來。
國事如迷終不解,家園在望卻難回。螢屏又見烏紗落,惡虎當時號俊才。
 
茫茫宇宙等恒沙,一點微塵寄萬家。種種虛名皆外物,匆匆過客即生涯。
已知誤卻吾身事,猶自遙看彼岸槎。坐到夜深無奈甚,樓頭明月漸西斜。
 
赤幟煌煌樹大城,誰人前席問蒼生。移花接木多佳景,摸石過河盡險情。
廿載經營惟賣地,三軍威武共朝京。一從遊蕩幽靈後,為政原來只姓嬴。
 
 
登摩圍山放歌
摩圍山色望崢嶸,萬仞蒼崖勢欲傾。絕壁驚心風乍起,寒光射眼雪初晴。
林中日落松濤冷,石上雲生步履輕。長嘯一聲天地動,憑高猶是少年情。
 
大連機場贈別繼梅女史
俠氣縱橫更有誰,不曾低首讓鬚眉。捲簾望月清輝冷,把酒臨風壯思飛。
幾度扶搖過渤海,何年吟嘯上天池。臨歧揮手無多語,峽郡重逢應可期。
 
飯局吟
袞袞諸公擅作場,相逢一笑醉仙鄉。杯盤隨意能成局,耳目原來未隔牆。
豈料鴻門藏劍氣,堪憐大道黯星光。夜深猛憶前朝事,便覺寒生六月霜。
 
六十三生辰書感
寸心依舊似童孩,斗室棲身想九垓。未報春暉終有愧,望穿秋水只堪哀。
臥游海國真多幻,夢叩天閽久不開。粉墨登場爭飾角,容吾老眼看過來。


                                                  賤辰重蒙諸友酬唱晨起疊韻謝之
長教愚魯似嬰孩,思緒居然到九垓。一事無成何敢老,萬方多難暗生哀。
幾時真往桃源去,近日徒憐夢境開。蜀道如天看已慣,子規啼血過山來。
 




附:四川诗词学会成立集唐人灰韵十首以贺

                    陈仁德

1

去年花落今年开,(长孙佐辅)

便觉春光四面来。(令狐楚)

更欲题诗满青竹,(杜甫)

云飘雨送向阳台。(白居易)

2

闻道瞿塘滟滪堆,(刘媛)

万峰交掩一峰开。(卢纶)

平生胆气平生恨,(罗隐)

世路荣枯见几回。(刘禹锡)

3

北风雨雪恨难裁,(李白)

前度刘郎今又来。(刘禹锡)

人事何须再三叹,(冯著)

生前相遇且衔杯。(杜甫)

4

峰峦犹自接天台,(周朴)

此日登临曙色开。(崔曙)

子细思量成底事,(罗隐)

是非处处生尘埃。(赵嘏)

5

是非纷杂任尘埃,(李绅)

一道巴江自此来。(刘禹锡)

长恨春归无觅处,(白居易)

杏园终待隔年开。(卢尚卿)

6

沧海沈沈晨雾开,(储光羲)

要分真伪筑高台。(佚名)

马嘶穷巷蛙声息,(伍乔)

蜀客船从鸟道回。(刘禹锡)

7

几多风雨送将来,(胡曾)

个个高人尽有才。(齐己)

天意皆从彩毫出,(王建)

倾来石上作春雷。(曹松)

8

可怜头角尽卿材,(杜牧)

仙箓新从紫府来。(李搏)

唯有搜吟遣怀抱,(李中)

谁能低折向尘埃。(王易简)

9

道傍车马起尘埃,(杜牧)

旧伴同游尽却回。(于鹄)

寂寞江天云雾里,(杜甫)

送教春色一时来。(王初)

10

炼成真气在三台,(吕岩)

中有诗篇绝世才。(刘禹锡)

欲把一麾江海去,(杜牧)

永将凡骨逐风雷。(何光远)

201554一气呵成

首页 | 论坛要闻 | 聂奖风采 | 心潮诗词评论 | 吟坛名家 | 荆楚吟坛动态 | 诗乡建设 | 荆楚校园诗教 | 诗影艺术 | 当代诗词论坛 | 简繁切换

投稿邮箱:whhbsc@163.com      编辑部电话:027 68880733     地址:武汉市东湖路翠柳街1号   邮编:430077

Copyright © 2012-2014 whscyl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4003921